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叶梓潼这边计划着搬回夏家去,却不想晚上慕兆丰打电话告诉她说在医院看见夏嘉鸿被送进了病房,问她要不要去看看。昨天叶梓潼还在电视上看见夏嘉鸿在省里开会的新闻,夏嘉鸿当时看起来神采奕奕的,怎么看也不像是生病的样子,这怎么今天就突然住院了?想起上次夏嘉鸿装病住院的事情,叶梓潼猜测夏嘉鸿肯定是去省里开会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他像上次一样选择装病,于是没有放在心上。吃过晚饭没有多长时间,兰姨打来了电话,告诉叶梓潼夏嘉鸿晕倒住院,让叶梓潼去医院看看他。叶梓潼赶到医院的时候病房里只有夏嘉鸿和兰姨,并没有看见刘思怡和夏淑涵的身影,叶梓潼心里有些奇怪,这个时候刘思怡母女不是应该在夏嘉鸿面前献殷勤的吗?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舍得不来?看见她进来兰姨起身,指指病床上睡着的夏嘉鸿,“到现在还没有醒。”叶梓潼压低声音,“这是怎么了?”“我也不知道。”夏嘉鸿是前天早上出门去省里开会的,出门时候说要去三天,算起来要明天才回来,今天晚上她在家准备晚餐,夏嘉鸿的司机给她打了电话,说夏嘉鸿人在医院,让她不要惊动任何人的过来。兰姨知道这不要惊动任何人自然是不想让刘思怡母女知道,夏嘉鸿去开会刘思怡自然是不会在家呆着的,家里只有夏淑涵,于是她找了个借口来了医院,到达医院才发夏嘉鸿竟然一直在昏睡,她心里担心于是给叶梓潼打了电话,让叶梓潼过来看看。“司机呢?”叶梓潼问兰姨。“他一直守在这边,我来就让他出去吃饭了。”“这好好的怎么就生病了呢?医生说了什么?”“医生说是高血压的关系,说住院观察观察就会没有事情的。”说着话门被推开了司机走了进来,这个司机是新来的,不认识叶梓潼,看见有陌生人在病房出现一脸的惊讶,兰姨马上把叶梓潼的身份和他说了下,叶梓潼问司机:“晕倒之前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司机摇头,“我送书记去省里开会,按照行程本来是应该明天回来的,后来会议结束我们就赶回来了。在回家的路上书记突然脸色苍白,他说心里难受,让我送他到医院,到医院后医生给书记检查了下,说书记血压很高,让住院观察,我本来要给夫人打电话的,书记让我不要打,只是让我打电话让兰姨过来还吩咐我他住院的事情除了兰姨不要告诉任何人。”叶梓潼看了兰姨一眼,“他高血压很严重吗?”兰姨点头,“一直在吃药,不过像现在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过。”叶梓潼一直以为夏嘉鸿身体很好,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早就开始吃药,她这才有些担心起来,于是去找了医生。叶梓潼离开没有多大一会,夏嘉鸿醒来了,兰姨很高兴,“您醒了!有没有感觉好一些?”夏嘉鸿点头,挣扎着要坐起来,司机忙上前把他扶了坐起来,兰姨关切的问夏嘉鸿,“您要吃什么,我去给你买。”夏嘉鸿看了眼司机,“你去帮我买点粥吧。”司机答应着离开了,等司机的身影消失,夏嘉鸿看向兰姨,“她今天是不是不在家?”这个她自然是指刘思怡,兰姨点头,“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和人约好了购物美容,我出来的时候还没有回来。”夏嘉鸿脸色有些阴沉,“她出门时候穿的什么衣服?”兰姨把刘思怡出门时候穿的衣服和夏嘉鸿说了一遍,“发生什么事情了?”夏嘉鸿没有说话,在回家的路上,他无意间往旁边扫了一眼,竟然看见路边停着的一辆车上有一男一女在接吻,那个女人的身形和刘思怡是那样的像,当时他心里咯噔一声,头一下子就大了。当时看见那个女人那么像刘思怡,他气得一下子就头晕起来,气也喘不过来了,要不是当时他突然头晕犯病,他肯定会让司机停下车看过究竟的。自己看见的那个和男人在车里接吻的女人虽然身形像刘思怡,但是穿的衣服和兰姨说的不一样,这么说是自己认错人了?夏嘉鸿心里想着,兰姨又说话了,“潼潼来看你了,刚刚见你没有醒过来,担心你去找医生了。”“她怀着孕,你干嘛让她担心?”夏嘉鸿埋怨。“看见你昏迷不醒,我当时吓坏了。”说着话叶梓潼回来了,后面跟着医生,看见夏嘉鸿醒过来她露出松一口气的摸样。医生给夏嘉鸿又检查了下,说现在情况很稳定,不用担心。医生离开后司机帮夏嘉鸿买了粥回来,叶梓潼打开粥看了一下摇头,“这是海鲜粥,他吃海鲜会过敏,得重新换一份。”“对不起!”司机跟夏嘉鸿没有多长时间哪里知道这个禁忌。“我重新去买一份。”“算了,还是我和你一起去吧。”兰姨接过话,“潼潼,你在病房陪你爸爸聊天,我很快回来。”兰姨和司机一起离开后,病房里只剩下夏嘉鸿和叶梓潼,夏嘉鸿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叶梓潼会记得他吃海鲜过敏的事情。同样是他的女儿,夏淑涵和叶梓潼就是两个极端,夏淑涵在他身边生活了这么多年,知道他对海鲜过敏,可是从来都不管他这个禁忌。因为慕兆丰喜欢吃海鲜夏淑涵经常三天两头吵吵着让兰姨买海鲜,挖空心思的去讨好慕兆丰却完全忽略他的感受。他那时候心里虽然不舒服,但是还是说服自己让自己不要生气,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个样子,只考虑自己很少会为别人着想,今天看见叶梓潼记得自己的禁忌,他才明白自己大错特错,“潼潼,爸爸错了!爸爸对不起你!”夏嘉鸿曾和叶梓潼说过无数对不起,但是此时此刻的对不起和从前说过的对不起完全不一样。叶梓潼也感觉到了他的情绪变化,她给夏嘉鸿倒了杯水,“你没有对不起我,从前是我想不开,现在我想通了,你给了我生命,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恩赐,我没有任何权利去要求你怎么样,更没有资格去恨你。”叶梓潼越是这样说夏嘉鸿心里越不是滋味,“潼潼,爸爸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和你妈妈,对你爸爸希望还能弥补,而你的妈妈,我知道这辈子都不可能弥补,只希望以后地下相见,能够乞求她的原谅。”叶梓潼看着夏嘉鸿,想起吴丽华说的那些话,她控制住自己心内的翻滚,“我想问你,我妈妈这辈子有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没有!你妈妈是一个好女人,她嫁给我后任劳任怨,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是我负了她。”夏嘉鸿斩钉截铁的回答。叶梓潼感觉心里一松,妈妈果然不是那样的人,自己真是愚蠢竟然被吴丽华那种恶毒女人的话左右怀疑她,想想真是不应该。兰姨和司机很快为夏嘉鸿买了粥回来,夏嘉鸿吃过粥看看时间已经不早,担心叶梓潼身体,他让叶梓潼回去休息,叶梓潼见他身体并无大碍,也没有坚持留下,她叮嘱了留下照顾夏嘉鸿的司机几句离开了病房,走到门口时候夏嘉鸿突然又叫住了她,“潼潼,大后天是我的生日,你能带着乐乐回家吃饭吗?”叶梓潼点头,“我会带着乐乐回去的。”夏嘉鸿本来没有报多大的希望,见叶梓潼同意他非常的高兴,又和叶梓潼说起让叶梓潼搬回去住的事情。“乐乐的房间兰姨早就布置好了,你带着乐乐搬回来住几天吧。”叶梓潼也没有反对,“看情况吧。”叶梓潼回去后就把自己答应夏嘉鸿搬回去的事情告诉了吴贤少和许安安,许安安还是不放心,于是把这事情告诉了慕兆丰,让他想想办法劝说叶梓潼,慕兆丰听了也急了,刘思怡那个女人那么歹毒,要是对叶梓潼暗下毒手可怎么好,他不能让叶梓潼冒险。慕兆丰在晚上来找了叶梓潼,“潼潼,这件事情你再考虑考虑吧,刘思怡实在太歹毒了,你不为自己作想也得为肚子里的孩子作想,我们不能这样冒险。”“我知道,我会小心的。”“再小心也不可能会完全避免突然发生的意外情况,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都等了这么多年了,就让刘思怡再逍遥几个月吧,等把孩子生下来,乐乐恢复健康我们再报仇也不晚啊?”慕兆丰劝说,“还有,当年的事情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以刘思怡的狡猾她对你一定是防范得很紧的,你想从她身上找证据不容易,调查的事情你就交给我,我现在正在调查刘思怡和吴丽华,已经有了眉目,马上就会有结果,你就耐心的等几天吧!”叶梓潼见慕兆丰这么担心只好做了让步,“好吧,我就先不搬回夏家,等你的调查结果出来再说,不过明天是夏嘉鸿生日,我已经答应他带乐乐回去吃饭。”“既然答应他了你就回去吧,到时候记得小心些。”慕兆丰叮嘱。这是叶梓潼离家出走后这么多年第一次陪夏嘉鸿过生日,夏嘉鸿简直是太高兴了,虽然是他的生日但是他吩咐兰姨准备的都是叶梓潼喜欢吃的菜,还亲自去接了叶梓潼和乐乐。看见叶梓潼和乐乐回来为夏嘉鸿过生日刘思怡和夏淑涵母女俩都吃了一惊,两人对视一眼,个中意思都很清楚,吴丽华不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