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秦韶阳话里话外的提醒叶梓潼这一切是夏淑涵母女自编自导的戏,叶梓潼不怎么相信,她对夏淑涵母女是很厌恶,但是这样破釜沉舟的拿自己的名声不当一回事的事情她还真不敢想她们会做。她心情沉重的回到叶国军住的地方,叶国军看见她一脸担心,那天慕兆丰和秦韶阳满世界的找叶梓潼,他一直担心,怕叶梓潼出事情。后来秦韶阳打电话告诉他,说叶梓潼出差了,只是一个误会,再后来叶梓潼的电话能打痛了,她的说法和秦韶阳一样,他心里虽然不太相信,但是也没有办法。直到今天晚上看到晚报才知道事情不好,看见叶梓潼他迎过来,“潼潼,你不要紧吧?”“不要紧,现在都过去了!”叶梓潼坐下,“舅舅,我很饿,给我煮碗面条吧。”叶国军答应着马上去准备,这当口许安安的电话过来了,“潼潼,慕兆丰现在在电视台录制节目。”“这个时间点?”叶梓潼讶然的看一眼时间,现在是晚上十点过,慕兆丰有毛病啊?“是啊,我刚刚听电视台的同事说的,你说姓慕的这是要搞什么鬼?”“我哪里知道!”叶梓潼回答。“就知道你会这样回答,我说现在是在风口浪尖上面,小三和渣男恶婆婆人人喊打,你就不担心姓慕的绝地反击?”“随便他们吧,反正这事情也不是我整出来的,他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叶梓潼自己本来就不是太舒服,又因为夏嘉鸿去医院折腾到现在,又累又饿,她哪里有功夫去管这个。“你呀,就是心善,要一般人肯定得往上补刀啊,可是你竟然什么都不说不做,真是气死我了!”许安安对她的漠不关心恨得牙痒痒的,“算了,摊上你这种朋友我就是劳碌的命,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去打听下姓慕的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录制节目,到时候告诉你。”林丽珍知道自己被骂惨了是在次日早上,看着报纸上对她和慕兆丰夏淑涵的攻击,她气得直喘气。吴丽华却又在这个时候给她打来了电话,把前面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意思整件事情是叶梓潼搞的鬼,她想和慕兆丰破镜重圆,林丽珍咬牙切齿,对叶梓潼涌起的一丝同情又在这次攻击谩骂里烟消云散。挂了电话她马上给慕兆丰打了电话,质问慕兆丰养的公关部那些人是吃素的吗?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压下。慕兆丰苦笑,要是能压下他能不压吗?他一声不吭的听着母亲发泄,最后保证,今天就会让这件事有一个说法。以后再不会有人提起这事情。林丽珍气呼呼的挂了电话,这事情真心堵,叶梓潼怎么可以这样攻击她?好歹她也曾经对她好过,那会她不能生孩子,她没有少陪着她看病啊?她怎么可以这样狼心狗肺的?叶梓潼这一夜睡得浑浑噩噩的,到中午才起床,吃了一点东西后继续进入沉睡中,为了防止被人打搅,她把手机也关了。这一睡又睡到晚上,叶国军叫她起床吃晚饭她才揉着眼睛爬起来,经过这么一睡,她感觉整个人都好了许多,不只是身体舒服,就连阴郁的心情也变好了些。叶国军烧的都是她喜欢吃的菜,叶梓潼食指大动,坐在饭桌边毫不客气的开动,正吃得香甜,门铃响了,叶国军打开门,许安安出现在门口!“过来一起吃饭吧!”叶国军招呼许安安。许安安看见桌上有好吃的,也不客气,叶国军帮她盛了饭,她边吃边说,“我今天打了你那么多电话,你关机我担心你所以过来看看。”“我关机是因为想睡觉,怕被人打搅。”叶梓潼回答。“就知道你是这个借口。”许安安白她一眼。“对了,姓慕的昨天晚上录制的节目保密度非常的高,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他录制的是什么东西。”“你吃饭吧,老提那些恶心的人干什么?”叶梓潼打断她。“也是,我们吃饭,吃过饭再说。”吃过饭后许安安和叶梓潼坐在沙发上聊天,又说起了慕兆丰录制节目的事情,“姓慕的昨天晚上录制的节目今天晚上黄金时间在南城文艺频道播出,搞那么神秘我倒要看看他底要做什么。”说着话她拿起遥控打开电视,调到了南城文艺频道,这个黄金时段播出的节目一般都会邀请一些非常有影响力的嘉宾,有时候是演艺明星有时候是商界精英,收视率不是一般的高。今天晚上很明白的嘉宾是慕兆丰,现在外面对夏淑涵和慕兆丰的评论不是一般的差,慕兆丰在这个时候参加节目肯定是为了洗白,叶梓潼也要看看他会怎么为自己洗白。文艺节目的主持人是一男一女,慕兆丰打扮很休闲,看起来比平时增加了许多亲和力,两个主持人起身和慕兆丰握手,女主持夸张的说,“太帅了!我要呼吸不畅了!”许安安鄙夷的骂,“帅能当饭吃吗?尼玛,不过衣冠禽兽而已!”男主持马上伸手扶住女主持,“不是吧,真晕就让慕总帮你人工呼吸?”马上又说。“开个玩笑,慕总别在意!”和平时一样他们互相插科打诨一阵后开始切入主题,两个主持人在假装问了慕兆丰几个平常的问题后,然后说到了关于这几天的事情。“因为慕总是公众人物,所以关注的人比较多,最近几天炒得比较火的新闻,都是围绕慕总的私事来的,我冒昧的问一下慕总,有人说叶梓潼小姐是小三,有人说她是您的前妻,现在又有人说夏淑涵小姐是小三,这么多新闻爆料,真真假假,让人都糊涂了,慕总能解释下吗?”“今天参加节目就是为了这件事。”慕兆丰回答,“叶梓潼不是小三,夏淑涵也不是小三,事情的真相不是这样的。”慕兆丰开始讲述事情的经过,说叶梓潼是他的前妻,也是他一生中最爱的女人,他深情回顾了和叶梓潼之间的相识相爱,说到动情处,女主持开始抹眼泪。许安安冷笑,“姓慕的这到底是要干什么?演苦情戏?只是这样能做什么?”叶梓潼没有说话,慕兆丰竟然如此煽情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慕兆丰在节目里提到的好多他们恩爱的细节对于叶梓潼来说触动很大。她一直以为只有自己记得那些恩爱片段,没有想到慕兆丰既然也记得。慕兆丰说完和叶梓潼的恩爱事情后话锋一转开始说起了自己的家庭,自小父亲身亡,是母亲拉扯大的,慕家几代单传,母亲一直想要一个孙子。叶梓潼身体不好查出不能怀孕,母亲很着急,于是逼着他和叶梓潼离婚,一边是生他养他的母亲,一边是他最爱的女人,他左右为难,无法选择,后来母亲以死相逼逼着他和叶梓潼离婚。虽然离了婚,但是他心里一直都放不下叶梓潼,从来没有想到要和叶梓潼结束,而母亲又四处的逼着他相亲,他很烦恼。这个时候夏淑涵出现了,夏淑涵美丽温柔善良深得母亲的欢心,母亲很喜欢夏淑涵,想让他娶夏淑涵。夏淑涵很善良也理解他的痛苦,为了帮助他和叶梓潼,夏淑涵假装和他成为情侣一起演戏哄骗母亲。他和夏淑涵订婚也是假的,只是为了应付母亲。事实的真相就是,夏淑涵不是什么小三,而是他和叶梓潼的挡箭牌,他和叶梓潼早就已经破镜重圆。这件事情只是瞒着母亲,现在这一切被别有用心的人挖出来,对夏淑涵的名誉造成了损害,他非常的抱歉,希望大家不要攻击夏淑涵,她是一个很善良很善良的人。慕兆丰说,这件事所有的责任都在他的身上,是他太自私,为了自己的爱情让夏淑涵的名誉受到了损害,他对夏淑涵说对不起。还说通过这件事后他也深刻反省,觉得自己做事情优柔寡断以至于伤害了最爱的女人和关心他的朋友,从现在开始,他不会再退缩,这所有的一切他会承受,大家如果一定要骂就骂他,千万不要再去骚扰夏淑涵。慕兆丰还对叶梓潼道歉,说他承诺过爱她一生一世,承诺过为她挡风遮雨,可是却一直没有做到,现在他不会为了他的爱情退缩,再也不要把他的女人藏在幕后,他要大声的告诉所有人,他爱的人是叶梓潼,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夏淑涵不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而是拯救爱情的天使,慕兆丰编剧的本领还真是高,竟然搞了一部狗血剧情一样的洗白让叶梓潼和许安安两人面面相窥。“我就知道姓慕的不会安好心的!”许安安气呼呼的。“大费周章的去电视台参加节目专门为贱三洗白,这姓慕的对贱三真他妈的好!什么和你是真爱,我看他和贱三才是真爱!”叶梓潼拿着遥控关了电视,许安安还在愤愤不平的,她却没有心情,姓慕的颠倒黑白的本领真强,算了,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叶国军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候突然插嘴,“依我看,这事情不像你们想的那样简单。慕兆丰虽然是在为夏淑涵洗白,但是却也相当于当众宣布和夏淑涵没有关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对,姓慕的口口声声说和你是真爱,说他和夏淑涵之间的一切是为了应付他母亲,这对夏小三可不是好消息啊?”许安安也反应过来。“难道姓慕的真的想和你破镜重圆?”“我哪里知道?”叶梓潼苦笑,男人的话就像是老太太的牙齿,有多少是真的?再说就算慕兆丰是真的想和她破镜重圆,他母亲林丽珍会同意吗?叶梓潼可以想象林丽珍此刻的样子,知道实情不管真假一定是气得七窍生烟,估计家里早被她砸成一片狼藉。叶梓潼的猜测自然是八九不离十的,林丽珍看了儿子的访谈气得把家里的东西砸了稀巴烂,又打电话让慕兆丰赶快回来交代。而另外一边,夏淑涵母女看了节目气得七窍生烟,慕兆丰竟然把她推到这样一个高度是夏淑涵和刘思怡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刘思怡只想到了慕兆丰母子会因为夏淑涵身败名裂对夏淑涵加倍同情,想到了慕兆丰母子会因为他们都是被攻击的一方会统一战线,就是没有想过慕兆丰会豁出去了这样处理。当初夏淑涵接近慕兆丰就是打的这套把戏,现在慕兆丰却用她玩的把戏将她一军,怎么想怎么讽刺。看着主持人一叠连声的夸奖她心地善良,夏淑涵心里真心不是滋味,她搞这些可不是为了做道德模范的。现在慕兆丰面对广大南城人民口口声声说和她没有关系,口口声声否认她费尽心机的订婚,让夏淑涵情何以堪。她宁愿被世人指着鼻子唾骂也不要和慕兆丰没有关系,特别是看到慕兆丰说感谢她的付出,感谢她成全他和叶梓潼,夏淑涵气得要疯了,她跳起来对着刘思怡大喊,“都是你,说了万无一失的,现在怎么办?”“你冷静一点!”刘思怡看着女儿狂躁的样子皱眉,“不是没有到最后一刻吗?”“你让我怎么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冷静就能让慕兆丰收回他说过的话吗?啊?都怪你……要不是你,事情不会变成这样。”被女儿口口声声的职责刘思怡也火了,“我不是为了你吗?要不是我你连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