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媳妇——”

    阮昊成的左手抬起来,准备抚上他日思夜想的那张俏脸。

    然而又一声拐杖掉在地上的‘啪’声让他的手顿在了半空里。

    他艰难地将自己的目光从田新苗的脸上移开来,“你、你怎么来了?”

    陈志赟和赵鹏分别将两只拐杖递向阮昊成。

    此时,阮昊成才似是醒了神,望向陈志赟。

    田新苗接过赵鹏手里的拐杖,但并未支到他的右腋窝下,“我来陪你了,让我当你的拐杖好不好?”

    阮昊成的头本能地想转回去,望向他时时刻刻都想望着的人儿。

    可是,最终他还是没有转回去,而是对着陈志赟道:“志赟,你不该的。”

    “昊成——”

    陈志赟将拐杖递到阮昊成的左手里,“我不想看你一直这样下去。”

    阮昊成苦涩地扯了扯嘴角,“我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昊成我扶你回房好不好?”

    看着不想、不愿,不,应该是已经另外有了想法的阮昊成,田新苗强自忍着眼中的泪,轻轻地说道。

    过道里人来人往,有些话实是不便说。

    阮昊成的眼睛望了眼陈志赟和赵鹏,然后在田新苗的搀扶下向着自己的病房走去。

    他已经想好了的,可是当她就在自己身侧时,他却舍不得,真的真的舍不得。

    他想将她拥进自己的怀里,吻上她那定是因为长途坐车而显得有些苍白的唇,告诉她,他有多想她、多爱她。

    可是不能,他给不了她‘宝宝’,更给不了她‘幸福’,他怎么能霸着她不放呢!

    她是那么美好,美好的他只想一生一世一辈子疼着她、宠着她、爱着她,一生一世一辈子在她的身侧,让她累了时能轻轻靠在他的怀里撒娇卖乖。

    可是,现在的他已经是个废人了,他只会成为她的累赘。

    所以,他不能,不能自私地、贪心地拥她入怀,就是深情的目光他都不能给她。

    “昊成,你喝水不,我给你倒水。”

    田新苗微俯身站在已经被她搀扶着坐在床沿上的阮昊成面前,额头轻轻抵上他的额头,双眼定定地望着他没有焦距的双眼。

    陈志赟和赵鹏已经退了出去,病房里只剩下他和她。

    额头突然传来的冰凉,让阮昊成猛然醒神。

    近在咫尺的、带着浓浓的倦意、溢满着泪水的双眼正带着期待、爱恋认真地望着他。

    苍白的唇一起一合,将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唇畔。

    ‘媳妇,我想你,我爱你,我盼着一天盼了好久好久...'

    心里有个声音呐喊着,似是要从喉咙里冲出来。

    他的唇轻轻颤抖着,他想吻上去,吻住他日思夜想的人儿。

    阮昊成有了焦距的双眼突然痛苦地紧紧闭起,猛然向侧面倒去。

    他避开了她的额头,让自己倒在了枕头上。

    过快的动作扯动了右侧腹股沟处的伤口,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从那处传来。

    可是此刻,他感觉他的胸口处却更痛。

    他要怎么办,真的要给她一纸离婚书,然后将她拱手让给康永锋吗?

    不,他不要,他爱她,他做不到,他真的做不到。

    当她来到他的眼前时,最近一段时间他内心里做好的决定便瞬间崩塌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