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叶梓潼自然不会让许安安为自己受这种委屈,思虑再三这件事情是因为自己而起,必须去找慕兆丰说个明白,可是慕兆丰却再也不接她电话。她万般无奈去了慕兆丰的公司,却被公司前台直接拦了驾,“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情?”你有预约吗?”拦住叶梓潼的女子不是上次她过来时候看到的前台而是换了一个人,这个女人叶梓潼认识,三年前在海市这个女人就是慕兆丰公司的前台,没有想到三年后慕兆丰到南城竟然把她也带来了。三年前她要见慕兆丰,她总算很温柔的帮她按下电梯按钮,而现在她却用漠然的语气和她说话。果然是物是人非,叶梓潼控制住自己,“我要见你们总裁?”“请问你有预约吗?没有预约不能见慕总!”叶梓潼没有理会她推开她直奔电梯,女子对保安使了个眼色,两个保安上去拦住了她,看着保安那份如临大敌的样子。叶梓潼转身走向大厅的沙发,她就在这大厅坐着等候,她就不相信慕兆丰一辈子不下来。叶梓潼在大厅等到下班时候也没有看见慕兆丰的身影,前台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看她还坐在那里对她动了恻隐之心,“总裁早就从地下停车库离开了!”叶梓潼气得差点破开大骂,前台大概看她可怜,于是又多说了一句话,“总裁今天晚上去夜色见朋友。”这算是把慕兆丰今天晚上的行程透露给她了,叶梓潼也不管一个小小的前台是怎么知道慕兆丰行程的,她对着前台说了声谢谢就出了慕氏大门。看她离开保安走过来讨好的看着前台小姐,“何经理,你今天这是唱的哪出?为什么要来这里做前台,还要拦住这个女子?”“不该问的别问!”女子没有好气的回答,看见叶梓潼总算明白慕总为什么要让她站岗了,这慕氏除了她和刘建应该没有任何人认识叶梓潼。只是慕总这是什么意思,让她拦住不许见,又要她把行踪透露出去?叶梓潼出了慕氏后打车去了夜色,打听到慕兆丰在二楼的专用包厢后,她直奔二楼,推开慕兆丰所在的包厢门,迎面看到的就是一副旖旎风光。包厢里坐了几个男人,男人身边都有美女相陪,她看见慕兆丰坐在最里面的位置,在他身边各坐了一个美女,其中一个把身子偎依在他身上正在对他说什么,慕兆丰脸上带了温柔的笑容,那笑容刺得叶梓潼眼疼。这就是男人所谓的逢场作戏,三年前她什么也不知道,一直以为他是在忙工作,所以才会被他欺骗的那样惨。叶梓潼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提高声音,“慕兆丰!”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包厢里的人都把目光看向她,慕兆丰眉毛挑了下,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人却丝毫没有动。旁边一个美人在怀的男人调笑,“慕总,你这左抱右拥还不够,竟然还追来一个,让兄弟们羡慕啊!”慕兆丰淡笑,“我的眼光会这么差?”“都追过来了,就去看看吧!”另外一个男人笑道。慕兆丰这才起身走过来,走到叶梓潼身边的时候,一个男人在后面笑道:“如果实在看不上让给兄弟吧!”“好!”慕兆丰冷冷清清的回答让叶梓潼气得浑身发抖,扬手一记耳光抽过去,慕兆丰眼疾手快抓住她的手,里面男人哄笑起来,“好辣的野猫!”慕兆丰随手关上门,抓住叶梓潼的手把她带到了隔壁一个包厢。“找我什么事情?”他放开叶梓潼的手,声音冷得像冰。“许安安的事情是你干的吗?”叶梓潼瞪着他。慕兆丰对叶梓潼的敌意视若无睹,他很随意的往沙发上一坐,架起二郎腿,随手掏出烟点燃。“许安安?许安安是谁?”依旧是冷冷淡淡的声音。慕兆丰竟然吸烟?叶梓潼有些吃惊,从前她说讨厌男人身上的烟味,慕兆丰也表示自己对吸烟没有兴趣。可是现在看他娴熟的姿势,和嘴里吐出的眼圈,叶梓潼发现自己对这个男人的了解简直是太少太少了。“慕兆丰,你是得了健忘症了吗?你竟然连许安安都不认识了?”叶梓潼气得喊出一嗓子,然后马上反应过来。他这是故意的,许安安的事情分明就是他搞的鬼。“卑鄙!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卑鄙?”男人一双好看的眸子瞬间阴翳起来,她竟然骂自己卑鄙。这个该死的女人!慕兆丰气往上涌,忍不住冷笑一声:“叶小姐,真正有能力的人是不会呈口舌之快的,如果我是你,不会到这里来自取其辱,而是回去好好的管教好你的朋友,让她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这是承认了许安安的事情是他的手笔,叶梓潼气得发抖,做梦也没有想到慕兆丰竟然会变成这副样子她控制住自己因为气愤而开始颤抖的手,“慕兆丰你想怎么样?”“我想怎么样?”慕兆丰吐出一个烟圈,“我想怎么样你不知道吗?”他这是要为夏淑涵出头,叶梓潼咬咬嘴唇,“如果是因为许安安说错了话,那么我来替她道歉,请慕总大人大量放许安安一码吧?”她竟然道歉!慕兆丰眼中寒凉一片。她为了一个外人可以找他道歉,却不能因为他对自己的母亲忍让三分,如果当年的她不要那么强势,在面对同样强势的母亲时候肯低头,一切不会变成这副样子。“叶小姐不觉得自己没有诚意吗?”“你还想怎么样?慕兆丰我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你的道歉应该去和淑涵说,毕竟被你们侮辱的人是她。”“好,慕兆丰我道歉,我去找你心爱的女人道歉,不过你得放过许安安!”为了许安安,叶梓潼豁出去了。“晚了!”慕兆丰薄唇轻启,语气还是那样的冷,“叶小姐,所有的事情都一个期限,我给过你机会的。”“你……”叶梓潼瞪着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是不是想说我为什么这样绝情?”慕兆丰轻笑一声,说出的话更加的伤人,“叶梓潼,你回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凭什么我慕兆丰要因为你一句话而甘之如饴?”叶梓潼往后退了一步,看着慕兆丰漠然的脸,她嘴角浮现一抹苦笑,是啊,她还是太冲动了,竟然忘记了慕兆丰是一个多么绝情的人。难道他的绝情她没有领教过吗?信誓旦旦的说爱她,可是转身却出轨背叛她,让小三怀孕挑衅,在事情败露后一个解释也没有就让律师带着离婚协议让自己净身出户……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有哪一个有慕兆丰狠?有哪一个有慕兆丰绝情?她真是死性不改,竟然还幻想自己能够求得动他,叶梓潼看着沙发上面的男人。“慕兆丰,你说得对,是我错了,我这副德行的确不该来找你,感谢你让我看清楚了一切,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我叶梓潼绝不会来求你半分!死也不会来求你!”最后一句她是喊出来的,没有管慕兆丰的反应,叶梓潼喊完拉开门就走,她几乎是一路小跑出夜色的,外面夜风微凉,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眼睛湿湿的。包厢的门砰的关上了,听着外面急促的脚步声远去,慕兆丰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只走了一步又无力的坐回了沙发上面把手里的烟头掐灭扔进垃圾桶,他往后一靠,伸手揉着太阳穴,很烦躁,从来没有那样烦躁过。不想那样对她的,可是看见她,特别是见她以那样的态度面对自己后,他就忍不住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就是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明明知道说那样的话只会让她更恨自己,可是他就是忍不住要说出口。真是疯魔了!慕兆丰苦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寂寞。这个晚上躺在床上她翻来覆去好长时间才睡着,大概是太困,她竟然睡过头了,如果不是秦韶阳的电话她估计还要一直睡下去。秦韶阳听见她带着鼻音的声音有些惊讶:“叶梓潼,你不会告诉我你还在床上吧?”“对不起!我睡过头了!”“你这个女人真是!”秦韶阳伸手扶额,“赶快起床,我过来接你!”叶梓潼手忙脚乱的起床,刷牙洗脸换衣服,她用了十多分钟,素面朝天的就往外跑。跑到楼下,秦韶阳的车子急吼吼的过来了,叶梓潼因为慌乱眼镜也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